了解世界银行集团如何帮助各国应对新冠肺炎 找出

讲话与实录 2020年5月29日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在COVID-19时期及以后的发展融资问题高级别会议上的讲话

2020年5月28日,华盛顿:世界银行集团行长戴维·马尔帕斯今天在联合国COVID-19时期及以后的发展融资高级别活动上发表以下讲话:

我感谢联合国秘书长、各位国家元首以及出席今天联合国活动的各位专家和嘉宾。我特别要感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的领导、精力和取得的成果。我们两家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集团紧密合作应对金融和经济挑战,特别是那些影响世界贫困人口的挑战。

减少极端贫困,实现共享繁荣和加快可持续增长,是世界银行集团的使命。我们在世界各地、包括在许多最脆弱国家的办事处,每天与基金组织共同努力为实现更好的发展结果寻找具体途径。

我鼓励今天参会的各位积极寻找能采取的措施来帮助这项努力。这个论坛在讨论发展目标上投入了大量精力。我担心很多目标无法实现,希望在采取行动方面更加专注、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

从3月份开始,世界银行集团启动了应对COVID-19的特殊融资。认识到必须满足世界各地的COVID-19需求,我们的目的是在世界各地采取快速广泛的行动。上周,我们宣布了一个里程碑——我们有100多个国家的应急卫生项目获批并已启动。我们也在这个计划中嵌入了一个融资框架,几乎所有机构和国家都能用来直接应对卫生紧急状况。我们邀请各位通过这些计划进行联合融资和平行融资。

在这一初步响应的基础上,我们开展了新的支持计划,在未来几周将帮助发展中国家克服大流行,重新专注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我们在危机早期承诺在这一困难时期为世界最贫困国家提供额外的金融资源。

考虑到严重的卫生危机、深度的全球衰退和前所未有的社会影响的综合效应,这些步骤还不够。我们的计划致力于尽我们所能尽量解决这些问题,我邀请各位加入这些努力,带来更多资金。我们4月份的估计显示,大流行和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停摆将会把6000万人推入赤贫境地,使全世界每天生活费低于1.9美元的人口增至近7亿人,致使全球贫困率从1998年爆发亚洲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上升。

我担心这些数字还会进一步上升。191个国家的学校关闭影响到15亿学生。移民劳工收入降低将会减少原籍国的汇款流入,发达经济体的农业移民劳工短缺构成粮食供应风险。

大流行和发达经济体停摆产生的广泛溢出效应对贫困弱势群体——妇女、儿童、老年人和医务工作者——的影响最大,加深了发展不足造成的不平等现象,使卫生危机进一步加剧。

东非亿万人口面临三重危机——卫生紧急状况、全球经济衰退和威胁粮食安全与生计的蝗虫灾害。我们最近批准并已开始实施一个针对蝗虫危机的区域性计划。

通过可用的途径提供额外的资金支持是当务之急,我再次邀请各位加入这一融资努力。

世界银行集团正在努力帮助各国增加卫生支出,加强社会安全网,维持公共服务和创造就业的私营部门,抗击金融动荡。我们到2021年6月之前能够部署多达1600亿美元,包括通过IDA19增资在前期提供510亿美元赠款和高度优惠的资源。其他多边开发银行(MDB)承诺为MDB应对再补充800亿美元,使总额达到2400亿美元。

但这仍然不够。我和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一起,率先呼吁暂停IDA国家加上安哥拉的债务偿还。我们非常欢迎二十国集团迅速对所有官方双边债权人暂停偿债给予支持,包括二十国集团支持商业债权人提供同等待遇。我一直呼吁所有官方双边债权人都应当参与;商业债权人也应以同等条件参与,不应利用他人的减债;还需要做得更多,包括更长期的减债和在很多情况下永久性和大规模的减债。

世界银行集团支持参与暂停偿债的各国。显然半数的IDA国家已在实施暂停减债,而且每天都有更多国家加入。

债务和投资透明度对于促进投资和增长也至关重要。透明度对于确保问责、做出可靠的债务可持续性估算和带来新的优质投资都十分重要。

我邀请联合国及其联合国各机构同克里斯塔利娜和我一起为这些倡议明确发声,也邀请所有官方双边债权人参与,邀请商业债权人提供同等待遇。我欢迎习近平主席最近对中国充分参与暂停偿债的承诺。我很有兴趣地聆听了刚才国际金融协会的发言,特别是对债务透明度的强调。我邀请商业债权人同意职责范围,以鼓励他们参与,特别是考虑到倡议重点是针对IDA国家,即世界最贫困国家的减债。

我想直接回应联合国某些部门不断对将暂停偿债扩大到多边开发银行的要求,这将会危害世界最贫困国家。

多边开发银行依靠金融市场,债务偿还不稳定会对借款国的资金流入产生负面影响。我们的重点是向世界最贫困国家提供大量正的资金净流入。我们需要将共同努力的重点放在这个方向,最大限度地为贫困国家筹资。

最后,我想鼓励我们及早沟通,尽可能共同努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如前所述,联合国对多边开发银行暂停偿债的要求会对世界最贫困国家造成危害。

同样,我很遗憾不得不提出这个问题,最近某些联合国机构对世界银行集团作为观察员参与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关于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谈判的误解是毫无帮助的。

世界银行集团致力于相互协作,国际协调,以消除极端贫困,促进共享繁荣,为发展中国家的人民谋求更好的成果。

世界银行集团与多家联合国机构合作,配合防控COVID-19的采购工作,具体例子包括:

  • 支持世界粮食计划署向发展中国家偏远地区运送采购的医疗物资和设备。我们也开展合作确保粮食安全和营养计划,比如在索马里和阿富汗,并在探讨在萨赫勒地区进一步加强合作。
  • 支持联合国儿基会加强数字化连通,包括数字化学习工具,以帮助儿童继续上学。在这一背景下,我们还与联合国儿基会、教科文组织和粮食计划署协调,支持政府加强远程教学,促进学校复课。
  • 支持世卫组织及其他伙伴机构加快COVID-19诊断治疗方案和疫苗的开发、生产与公平获取。

最后,世界银行集团目前在100多个发展中国家资助COVID-19项目,我们邀请各位利用这些渠道扩大卫生应急项目融资,扩大应对规模,从而在世界最贫困国家抵抗危机的全面冲击。

Api
A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