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ation

遭遇麻烦?制造业导向型发展的未来

In the past, manufacturing created jobs and increased productivit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But technology is improving, trade is slowing, and industrial automation may mean fewer jobs in the future. To continue advancing, developing countries must adapt. But how? Find out more: www.worldbank.org/futureofmanufacturing. Music Credit: Podington Bear, Electric Car.

World Bank Group


文章重点

  • 包括先进机器人、工业自动化和3D打印在内的新技术正在改变全球制造业的版图
  • 发展中国家传统的发展之路往往由制造业所推动,现在由于成为有吸引力的生产基地的标准改变而面临风险
  • 虽然面临挑战,但发展中国家仍然存在机遇,前提是政府在三个方面采取适当的政策行动:竞争力、能力和联通性

Image2017年9月20日,华盛顿:历史上,低收入国家一直是依赖制造业为非技能工人提供就业,帮助提高生产率,推动经济增长,以此作为发展的核心驱动力。然而,制造业和全球价值链的成功目前仅集中在有限的几个国家。在2015年,全世界制造业产品的55%出产在高收入国家。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生产国,也占了25%。这把其他国家又该置于何处呢?

世界银行集团贸易与竞争力全球实践局的新报告《遭遇麻烦?制造业导向型发展的未来》解释说,成为有吸引力的制造业基地的标准在发生变化。过去受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前景影响的企业,现在开始青睐能够更好地利用新技术的地点。

Image

How can developing countries continue to advance and reduce poverty when technology and globalization are changing manufacturing? View full graphic>>

工业自动化、先进机器人、智能工厂、物联网和3D打印被日益采用,正在改变制造过程。“利用新技术来生产传统的制造业产品,将对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影响,不管他们是否采用了新技术,”世界银行集团贸易与竞争力全球实践局高级经济顾问、报告联合作者玛丽•霍尔沃德-德里迈尔说,“如果劳动力在成本中占比缩小,更多的生产就可能发生在更富裕的国家,离消费者更近。向成本较低的地点转移的企业可能会减少,本地企业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但也不全是坏消息,也有新的机遇,对这方面需要多加注意。”


多媒体

Image
click

这种局面是我们熟悉的,在一些行业,机器人和其他技术进步使得本来由人从事的工作实现了自动化。例如,在中国,预计到2018年工厂将安装40多万个工业机器人,数量超过世界任何国家。以在中国江苏省生产苹果和三星产品闻名的富士康最近用工业机器人取代了6万个中国工厂里的工人。

通过降低工资的相对比重,机器人和“智能”工厂可以改变生产地点在全球制造业市场的竞争优势。荷兰的飞利浦和德国的阿迪达斯最近将其剃须刀和运动鞋生产厂迁回了本土,以便离最终消费者更近。在这两个例子中,以技术为动力的新型工厂带来成本节约均超过了以低工人工资为动力的海外工厂。

与此同时,全球经济的变化构成了另外的挑战。随2008年金融危机而来的贸易增速放缓导致进口需求疲软,元配件贸易下滑,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低端的持续扩张,新出现的保护主义威胁,这些都会削弱制造业的增长潜力。

技术和贸易中的这些趋势相互交汇,影响着在哪里生产和怎样生产,在哪里创造不同类型的就业,以及世界各地经济机遇的大小。制造业可能不再是低收入国家谋求发展的可行之道,这种风险已经存在。

然而,《制造业导向型发展的未来》报告认为,未来并非漆黑一团。媒体关于自动化造成大量失业的报道虽然吸人眼球,但或许过于夸张了。事实上,报告认为,自动化对发展中国家今天的工作构成的威胁可能并不算大,也就是2%-8%。报告认为,更大的未知数是“明天的工作”。一方面,真正的风险是各国将会在从未创造出来的工作上损失惨重。另一方面,新技术可能也会带来今天还无法预测的新职业。


"各国绝对需要解决变化的成本问题。不过,要想赋能发展,就应当更多地注意找准企业和工人的定位,以便利用新机遇。这项工作有助在这个关键议程上把关注点转向需要做的事情上."
Anabel Gonzalez
Senior Director, Trade & Competitiveness Global Practice

尽管经济体的全球竞争力标准不断上升,但发展中国家未来存在机遇。纺织品、服装和鞋类等商品的生产仍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还没有高度自动化。埃塞俄比亚是新出现的一个此类纺织品生产的中心,吸引了来自中国的大量投资,并作为H&M等欧洲品牌的一个服装来源。

以大宗商品为基础的制造业,如食品加工、木制品和纸制品、基本金属制品等,也将继续成为工业化程度较低的国家的一个切入点。巴西是这个领域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国家,2016年出口额高达442亿美元。

最后,服务业,包括那些与商业相关的服务业,比如呼叫中心和数据中心,以及那些与制造业产品相关的服务业,比如设计、营销和配送,是发展中国家可以利用未来机遇的又一个领域。例如,菲律宾在呼叫中心的成功基础上,建立了作为一个离岸商业服务中心的声誉,雇员人数达100万人,据估计出口额达180亿美元。


Gaurav Nayyar is an economist with the Trade & Competitiveness Global Practice and report lead author.

World Bank Group


世界银行贸易与竞争力局高级局长安娜贝尔·冈萨雷斯说:“各国绝对需要解决变化的成本问题。不过,要想赋能发展,就应当更多地注意找准企业和工人的定位,以便利用新机遇。这项工作有助在这个关键议程上把关注点转向需要做的事情上。”

各国怎样为迎接变化做好准备呢?报告提出一个三管齐下的政策议程:即,竞争力(competitiveness),能力(capabilities),联通性(connectedness)。

  • 竞争力:将关注点从低工资转向更广泛的考虑,包括营商环境、法制和利用技术手段完成金融交易以培育企业的生态系统。
  •  能力:让工人掌握新技能,建立更强大的企业,建设采用新技术的必要的基础设施。

  • 联通性:改善物流,降低对制造业产品的贸易限制,降低对服务业的贸易限制。

制造业仍将是发展战略的一项内容,但它对包容性增长的贡献可能会比过去要低。吸引生产和使本地企业能够采用新技术的可行性越来越充满挑战。随着各国调整适应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环境,实现政策议程迫在眉睫。“变化制造赢家和输家,” 世界银行贸易与竞争力全球实践局经济学家、报告作者加拉瓦·纳亚尔说,“政策制定者需要确定发展中国家自身定位以应对技术影响和利用全球化的具体方式。没有准备就会付出代价,自满不前也不是一个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