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Navigation
简报 2020年2月27日

人民 和平 繁荣

World Bank Group


概述

极端贫困在世界各地持续下降,但在受脆弱性、冲突与暴力(FCV)影响的国家却在上升。据估计到2030年将有多达三分之二的世界极端贫困人口生活在这些国家。这项挑战有可能逆转消除极端贫困的势头,而且对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都有影响。

对人民和经济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2010年以来暴力冲突大幅飙升——冲突目前占全部人道主义需求的80%,导致平均每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降低两个百分点。社会和经济排斥、气候变化、性别及其他不平等、人口结构挑战、非法资金流动和其他全球性趋势加剧了问题的复杂性。FCV挑战是无国界的,往往会上升为多维的、区域性的或全球性的危机。

暴力冲突飙升也致使被迫流离失所人口达到历史高点。在为了逃离暴力、冲突与迫害而被迫流离失所的7080万人口中,近2600万人为难民,人数之多创历史记录。这些难民约85%被发展中国家接收,其中四分之三的人在5年后仍居无定所。长期流离失所会让几代难民造成毁灭性的伤害,给接收难民的社区带来深刻的影响。

FCV局势日趋旷日持久,意味着除了基本的人道主义援助外,还需要长期的发展投资来保护人力资本,建立持久和平,确保共享繁荣。

战略

世界银行是二战后为支持欧洲战后重建而建立的,自那以来不断发展演变,致力于应对危机前、危机中和危机后的种种挑战。2020年世界银行集团(WBG)脆弱性、冲突与暴力战略适用于世行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工作,阐述了针对FCV采取的发展方式,强调以下方面:

  • 帮助预防危机,解决危机的根源问题,如气候变化、政府透明度和问责制、公平与法制。
  • 在冲突活跃地区保持接触,为最边缘化人群保存关键的制度和提供卫生教育等基本服务。
  • 为逐渐摆脱冲突的国家提供支持。
  • 为难民和接收难民的社区提供支持。
  • 助力本地私营部门、特别是中小企业成长,因其在脆弱背景下提供80%的就业机会。
  • 同人道主义、发展、和平与安全伙伴开展紧密合作,对于在这种充满挑战性的环境中取得成果也是十分重要的。

为FCV议程融资

加强对FCV的关注也反映在世行面向低收入国家的基金IDA的工作中。最新IDA19融资一揽子方案包括针对受FCV影响国家的187亿美元援助资金,相比IDA18增加了27%,已经是FCV可用资金的两倍。这些资金将用于支持FCV战略列出的重点领域。此外还有22亿美元作为援助难民及其接收社区的专用资金。IDA还有其他资金用于促进私营部门投资,应对区域脆弱性挑战和投资进行危机防范和响应。所有这些支持都是为了解决危机局势的中期经济和社会方面的问题。


Image

2018年世界银行增资强调了为遭遇FCV挑战的中等收入国家提供支持。此外,世界银行的全球优惠融资基金(GCFF)为接收大量难民的中等收入国家提供优惠资金。GCFF于2016年由世行、联合国和伊斯兰开发银行共同发起,已经提供约6亿美元赠款以释出逾30亿美元的优惠资金,帮助约旦和黎巴嫩应对大量涌入的叙利亚难民,并帮助哥伦比亚解决120多万流离失所的委内瑞拉难民及其接收社区的需求。

伙伴关系

应对脆弱性、冲突与暴力需要全球共同努力。基于各方的互补性和比较优势建立起来的伙伴关系,对于解决FCV的根源问题与影响至关重要。世界银行集团与多元化和范围广泛的合作伙伴联手,致力于同人道主义、发展、和平、安全和私营部门等各方建立伙伴关系,力求实现实际效应最大化。

世界银行集团在国家层面缔结伙伴关系,利用其作为发展机构的比较优势,在不安全领域强化项目的实际影响,必要时确保与第三方的有效实施安排。

以下是几个多个利益攸关方合作的案例:

  • 世界银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联合国儿基会在南苏丹的业务合作,通过2019年的提供基本卫生服务项目,确保为冲突影响地区的弱势和边缘化社区获得基本医疗卫生服务。
  • 同联合国和欧盟联合开展的国家层面评估,比如恢复与建设和平评估(RPBA)。
  • 同具有应对跨国界挑战的权威与能力的区域性组织合作,扩大与植根社区的公民社会组织(CSO) 的接触。

私营部门的作用:IFC和MIGA

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中仅有1%流入陷于脆弱和冲突局势(FCS)中的国家。这意味着有助人民脱贫的由私营部门主导的经济增长前景黯淡。此外,在受FCV影响的国家,充满活力和具有包容性的私营部门能够激发经济增长,提供就业和服务,稳定社会。认识到私营部门是FCV国家持续发展的核心,国际金融公司(IFC)和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正在显著扩大在这个领域的努力。

IFC

在脆弱局势下支持稳定与增长是IFC的头等要务。受脆弱与冲突影响的经济体需要投资来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获得税收,重建基础设施,为人民建立希望。虽然每种脆弱局势都有一系列独特和复杂的问题,风险程度很高,但私营部门有办法帮助促进经济增长或支持民生。

IFC过去10年在脆弱局势中的投资增加了一倍以上,并承诺到2030年将年承诺资金的40%投放到IDA和FCS国家,其中15%-20%投入符合IDA资助条件、划为极低收入和FCS的国家。IFC和世界银行还发起了专为支持脆弱局势设计的倡议。IFC通过“非洲受冲突影响国家”(CASA)和“非洲FCS”等倡议以及 “创造市场咨询窗口”(CMAW)的咨询服务加强了在FCS国家的介入。

IFC也同世界银行、联合国难民署及其他机构合作,为难民及其接收社区寻找私营部门解决方案和机会,通过创造就业促进扩大融资和创业;改善教育和能源等基本服务提供;鼓励在接收难民地区采取营商友好型政策;分享经验,深化伙伴关系。

MIGA

最近数十年来,流入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帮助推动了数十亿人民摆脱极端贫困。但是投资往往不会流入受脆弱性、冲突和暴力影响的国家。这些FCV国家吸引外资十分不易,因为投资者担心最坏的情况:内战、资产没收、合同违约和货币限制。

自1988年以来,世界银行集团成员机构多边投资担保机构一直在为投资者提供防范此类风险的担保。截至2019年,MIGA的担保投资组合中有27亿美元是在FCV国家,占总额的12%。

MIGA还利用IDA“私营部门窗口”、冲突影响和脆弱经济体基金(CAFEF)和西岸和加沙地带投资担保信托等机制帮助吸引投资者到处境困难的地区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