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5日

全球经济:紧张局势加剧,增速放缓

A shipyard at sunrise. © Travel mania/Shutterstock

全球经济增长已放缓至三年来最低水平,虽然趋于稳定,但前进势头依然乏力,面临重大风险。

今年初始,国际贸易和投资低于预期,主要发达经济体,特别是欧元区,一些大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弱于之前预期。

世界银行2019年6月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紧张局势加剧,投资低迷》报告指出,随着去年年底和今年困扰许多国家的动荡和不确定性逐渐消退,预计明年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将回升。

 

Image
click

许多风险可能会打破这种微妙的势头: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贸易争端进一步升级;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再次发生金融动荡;或者是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减速幅度超出当前预期。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全球贸易增长放缓至10年前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商业信心下降。

报告警告说,由于公平增长对缓解贫困和增加共同繁荣至关重要,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需要加强预防措施,防止突然出现经济衰退。

要在如此脆弱的环境中保持增长势头,经济决策者及其参与者面临着诸多关键问题。本期《全球经济展望》(GEP)详细分析了其中几个问题:

  • 债务近期出现增长,因此更迫切需要谨慎选择项目获得最大利益,对债务进行更好的管理,贷款更为明晰化。
  • 由于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放缓,人们开始担忧这些经济体如何能满足广泛的投资需求以实现发展目标。
  • 因为贫困集中在低收入国家,由此引发的问题是如何克服妨碍这些经济体更快增长的障碍。
  • 金融压力重现的风险提醒人们,有弹性的中央银行和货币政策框架非常重要,可以减轻货币贬值对通胀的传导效应。

世界银行每年两次、分别在1月和6月编制《全球经济展望》,是其对全球宏观经济重大发展及其对成员国影响的深入分析的一部分。《全球经济展望》提供情报支持实现发展目标,是会员国、利益攸关方、民间组织和研究人员可信赖的资源。

债务清算

债务不断上升,越来越令人担忧。许多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举债过多,全球金融危机开始之前得之不易的公共债务削减成果丧失殆尽。2018年,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务平均增长了15个百分点,达到GDP的51%。

 

Image
click

债务积累有其合理之处,因为需要促进增长的项目,如对基础设施、卫生和教育的投资。事实上,需求非常巨大:世界银行分析发现,到2030年,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每年需要6400亿至2.7万亿美元的投资,以实现发展目标。此外,审慎的政府开支可以帮助一个国家度过经济下行。

但过度负债带来了严重的风险。即使在低利率的环境下,债务也会累积到不可持续的水平。政府为偿还债务花费了大量资金,在其他重要活动上的分配就会减少。高负债也会增加投资者和消费者疑虑,猜测政府最终可能会通过提高税收控制赤字,从而使企业和消费者支出降温。极端情况下,债务增加可能导致违约和救助。

那么多少债务算太多?每个政府都必须取得恰当的平衡。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的国家可能会发现,通过借贷促进经济增长很合适。而财政状况不稳定的经济体则可能需要更加谨慎,首先要想办法增加收入。

借款国将受益于更好的债务管理和债务更为透明化。签订债务时要考虑保持稳定和弹性。 


"当务之急是各国进行重大结构性改革以改善营商环境和吸引投资。他们还需要将债务管理和透明度作为重中之重,使新增债务有助于增长和投资。"
Image
戴维·马尔帕斯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

投资减速

与对全球增长缓慢的担忧相联,投资增长疲软引发了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长期经济健康的担忧。尽管近期略有回升,预计未来几年投资增长仍将低于长期平均水平。

这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追赶发达经济体的进展正在放缓。财富和资产积累的放缓也会拖累一个国家的生产力,这一点也在引起人们对填补未来十年巨大发展需求的担忧。

促进公共投资的方法是对非生产领域资源进行重新分配、提高支出效率。促进私人投资的策略是消除业务限制、解决市场效率低下和公司治理的薄弱。政府部门可以提供更清晰的政策方向,寻求进一步融入全球价值链。大宗商品出口经济体可以寻求进一步多样化,以降低自然资源市场波动的脆弱性。

落后

经济增长缓慢另一个令人不安的方面是,这对最贫穷的经济体意味着什么样的前景。世纪之交以来,一些低收入国家经济快速增长,贫困减少,其中许多国家达到了中等收入水平。但是,根据2017年人均收入不超过995美元的低收入标准,那些仍被列为低收入国家的前景如何?

自2001年以来,低收入国家的数量从2019年的64个减少到了34个,这主要是由于一些国家的冲突结束、债务减免以及与更大、更具经济活力的国家的贸易一体化。而其他低收入国家面临的挑战比那些已经上升的国家更为严峻。

今天许多低收入国家都是从特别疲软的收入状况开始的。此外,今天半数以上的低收入国家都受到脆弱性、冲突和暴力的影响,而且其中大多数在地理上处于劣势、被孤立或内陆,贸易一体化更为困难。

除此之外,许多国家严重依赖农业,更容易受到极端天气的影响,较难加入全球价值链;随着主要经济体增长放缓,大宗商品需求前景正在疲软;债务脆弱性急剧上升。所有这些都使取得进展的前景显得令人望而生畏。

为了在低收入国家、政策制定者、公民和国际社会中实现更强劲的增长,需要同时考虑增长的外部和内部驱动因素以及降低风险的措施。在国内,发展更强大的金融体系,促进金融包容性,加强治理和营商环境以支持私营部门,这些做法会有所帮助。国界之外可以寻求的增长途径有:融入全球贸易、鼓励外国直接投资。